胖肆呦胖肆

甜品手推车车主,神展开爱好者
出售锤基 盾冬 拔杯 EC ET AL 等粗制滥造的小甜食

【ABO娱乐圈】假戏真做02 拔杯






第二幕
“贝弗,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
“不——你一定要听我解释!”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你们以为会这样发展吗?其实这才是正确打开方式。
“快说快说,你们发生了什么?”
“我们真的没什么......”
贝弗利:→_→
威尔:←_←
“Emmmmm......好吧让我们跳过这个话题,顺便刚才我似乎看到了粉红色的背景。”
“嘿——贝弗!”
“嗯哼,你眼睛比较大听你的。”贝弗利捂着心口一副被击中的夸张表情,她知道再逗下去威尔又要涨红个脸不理她了。
威尔:当初为什么要想不开去招惹这个疯丫头......
啊——当初还是大一的真.小学弟.威尔最喜欢的就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坐在靠窗又有阳光的温暖角落里阅读手里的图书,那天威尔终于找到一本被还回来的关于演员的自我修养之类的书。他心情愉悦的走向那个温暖明媚的角落,然而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有趣。从来走路有些目不斜视的威尔这次被一个鸡窝脑袋吸引了注意,以及那个鸡窝已经有被主人越挠越乱的趋势了。没错,那个鸡窝就是贝弗利。大概就像威尔有特殊的了解角色天赋,而贝弗利就是天生缺根筋对于角色感情很难把握,即使她的小说情节很有意思。
就这样某些方面占据了两个极端的人在一句“我能坐在这里吗?”结下了缘分,或者绝大多数时间都被两人称为——孽缘!
嘛,好盆友就是要互相伤害啊~
随后的日子贝弗利完成了她的双主角小说,虽然在填坑的过程中不免被两个主角之间的感情变化搞得焦头烂额的,不过在威尔的神助攻之下还是顺利的完成以前让她头疼无比的感情戏XD
毕业之后的贝弗利办了一个睡衣派对,虽说是派对但事实上就四个人而已:吉米、布莱尔、贝弗利还有威尔。布莱尔和吉米都是导演专业的,贝弗利则是他俩的死党,而威尔是经贝弗利的介绍和两人熟悉起来。布莱尔和吉米是一对beta情侣,说起来威尔的朋友居然没有一个是alpha,大概是威尔不适应和太强势的人相处吧。
当时贝弗利用羽毛枕头压着威尔“威胁”他去试镜,贝弗利一脸阴险的对威尔说:“嘿——小甜心听着,之前我在网上发布的警匪小说版权被一个导演买下了,而且我还签了合同成为了编剧。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去试镜探员的角色,还有一个就是去试镜探员的角色。”
“这两个选择看起来让我没得选择——”威尔出其不备的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贝弗利的痒痒肉,贝弗利尖笑着摔下床。趁着贝弗利笑道没力气拿枕头,威尔灵活的抄起床上的羽毛枕往贝弗利身上砸,结果一个手滑就砸到一边和布莱尔亲热的吉米。性格活泼的吉米当然不甘示弱,一场羽毛和尖叫齐飞的枕头大战就开始啦!
时间回到现在。
探员和医生的故事被称为《暗影》,故事一开始探员只是一个讲师,一切都始于黑人警长的一句:我能借用你的想象力吗?
探员和医生的相遇不是偶然,为了保证心理情况特殊的探员不会太沉迷凶手的情绪以至于迷失自我,警长还特地去找一个心理医生来作为探员的搭档。一切都似乎走向警长期待的方向:被击毙的明州伯劳鸟、落网的蘑菇凶手、人肠琴弦爱好者以及天使制造者等,只是那个凶残的模仿犯还迟迟没有线索,仍旧逍遥法外……
【“你在分析我吗?不要试着分析我 ,你不会喜欢……”】
探员和医生的第一次见面可谓暗潮涌动,侧写师的直觉告诉探员眼前的这位医生非等闲之辈。但是考虑到医生是警长聘请过来协助调查的人员,探员就把心里的不适感归咎于alpha就算有意收敛也压迫感十足的信息素上。
自觉被冒犯转身离去的探员并没有察觉医生含笑的双眸里暗含的深意,嗜血巨蟒捕猎前也往往会给一个猎物已经脱身的假象,充满希望的肉类口感比绝望尸体要美味许多。
“CUT——”
导演一声令下拍摄场外各就各位的工作人员纷纷行动起来,威尔的专属化妆师上前整理了一下他额头的卷发,再往上他脸上轻拍了一层散粉。二十岁的小年轻皮肤状态差不到哪里去,嫩生生的脸蛋白里透红略施粉黛在摄影机里就是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尝尝味道是不是看起来这么鲜甜!
贝利弗拿着剧本挤到威尔的身边,那挤眉弄眼的模样活像个偷到水蜜桃的小猴子:“甜心,刚才你的表演让我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探员,继续保持这种状态嗷!”
“贝弗,不要叫我甜心,这让我感觉自己是块蘸了黏糊糊蜂蜜的全麦饼干。”威尔无力的反驳贝弗利,化妆师在脸上的动作让他不能做出什么表情变化很大的嫌弃动作。
“亲爱的威尔,你忽然引起了我吃全麦饼干蘸蜂蜜的欲望,尽管我还在节食期。”散粉刷在威尔圆乎乎又有点小弧度翘起的鼻珠上故意的扫了两下,金发的化妆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一脸要吃了威尔的样子。
我们的小可怜威尔打了个喷嚏,那佯装瑟瑟发抖的模样很好的娱乐了两位“饥渴”的大佬。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