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肆呦胖肆

甜品手推车车主,神展开爱好者
出售锤基 盾冬 拔杯 EC ET AL 等粗制滥造的小甜食

【第一部】有机会一起去嫖娼

锤基篇——拍卖会


有这样一个组织

专门坑蒙拐骗美貌的男孩子【基妹!!!】

把他们洗脑然后出来接客

警察盯这个组织很久了后来大锤成为新上任的局长

新官上任3把火

所以要先端了这个邪恶的组织树立威信

于是大锤假装是寻欢作乐的土豪

然后他就遇到了基妹初夜的拍卖会

世界上居然如此惊才绝艳的美男子!!!大锤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

后来大锤这样那样把组织一锅端了把基妹接回家这样那样

基妹的视角

我去这个就差没流口水的金毛傻大个是这么回事  这个破组织的门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

原来基妹是个卧底

基妹所在的警局也盯这个组织很久了  然后他们就排出基妹这个优秀的警校毕业生

基妹假装是个求兼职却被骗入组织的失足少年  

他每天都在搜集这个组织的犯罪证据还有和镇府高层狼狈为奸的资料 本来警局给基妹安排了一个拍下他初夜的同事 结果这一切都被【一】精【见】虫【种】上【情】脑的大锤打乱了

大锤在拍卖会上一掷千金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被美色迷晕的土豪  

基妹的那个同事当时就慌了因为警局给的预算完全不够  他们低估了基妹的魅力

大锤无视耳机里传来叫停的指示!!!大锤表示奥丁森家族很有钱,他的眼里心里只有拍卖会台中间的那个柔弱的美人

基妹:警察局你们这些混蛋倒是把老子赎出去啊!!!!怎么不竞价了?!!!










    索尔抬手理了理被关车门动作微微弄乱的发型,今天他的设定是个爱好美少年的土豪以及衣冠禽兽。

用托尼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人模狗样有着变态爱好喜欢操男孩子翘屁股的有钱阔佬,索尔有些不太开心托尼的形容,即使这是任务需要。

不过,不得不说在穿上斯塔克赞助的一身行头后加上新做的大背头发型还有练习多日的面部表情,现在的索尔完全就是托尼斯塔克口中的那种变态。鬼知道索尔在对着镜子练习变态的微笑的时候经历了什么。

当初造型完成后索尔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整个人都惊呆了,从骨子里散发出正直气息的警官条件反射的想要掏出手铐逮捕镜子里这个一看就是个变态的人。

压下心里的思绪索尔走到会所的入口处,向检查的人出示了邀请函后索尔被一个人带到了今晚的主场——拍卖会,准确的说是会所新人初夜的拍卖会。

本在在中庭证件齐全的提供成人服务的会所是完全合法的,但是当它超过了成人服务甚至还涉及人口买卖的时候问题就棘手了。曾经警局接到了会所买卖未成年人的举报,但是当警局要立案调查的时候会所就歇业整顿了。当时经验丰富的老局长就明白了这绝对是个会牵连甚广的大案子,于是他就当机立断的召集人手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像这种买卖人口的组织后面绝对会有一个庞大的后台莽撞行事绝对抓不住后面的那条大鱼。不是为了功绩,这种不知道害了多少家庭支离破碎的人渣们躺在可怜的孩子们血肉上吃喝玩乐,简直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而今晚就是老局长多年布局要收网的时候了。

“索尔,托尼已经成功侵入会所的监控系统了,到时候见机行事。”范达尔的声音从特工耳机传来,索尔坐下的时候递给带路的侍者一笔小费。

他环视了周围的环境,他处在VIP的包厢周围的人看不到里面。但是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拍卖台上的情形——拍卖会还没有开始,台上的主持人巧舌如簧的炒热了气氛并且夸耀会所每次推出的新人都不会让人失望,尤其这次还有个压轴的极品,并且还说就像是个误入人间的精灵。

虽然比喻很老土但是出乎意料的有用,凭借极强的耳力索尔已经听到有些真.变态.阔佬扬言要是压轴的真的像是主持人形容的那样像个小精灵绝对要拍下来好好的折磨玩弄,反正也就一个晚上花了大价钱绝对要玩个够本。还有附和的人表示要是拍下来的以后成为头牌,啧啧,头牌的初夜,简直就和中个5000万的大奖似的。

随着一声暧昧的前奏响起拍卖会正式开始了,会场的灯全暗了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发出任何声响。黑暗像是一块完美的遮羞布,阳光下光鲜亮丽的人们在这种幽暗的环境下把藏在内心的阴暗彻底的释放出来。他们开始蠢蠢欲动,压抑太久的欲望迫切的想找个发泄的出口,而花钱买下的所有物就是一个完美的发泄对象。

黑暗的环境大概维持了不久,就在人们那种渴望发泄的欲望快到达顶峰的时候。

“啪——”拍卖台被一束刺目的灯光照亮,而光明的中间是一对全身就只着湿漉漉的、几乎透明的白衬衫的金发双胞胎。可怜的两兄弟连几乎透明的白衬衫都没被完全扣上,就这么半遮半露的被反手绑着背靠着背,迷离着两对水蓝色的眼睛。这种美景对于被阴暗的欲望支配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圣光中出现了救赎他们的天使,既然是来救赎他们的,那么不管做多么过分的事都会被上帝原谅的吧。

伴随着低低的音乐主持人用一种煽动的语气赞美这对兄弟,只有17岁的金发碧眼的双胞胎,被骗到这种地方还被喂了药,全身粉红,连私密的两处都被主持人展示给台下躁动的人们。

“这群人渣——”范达尔从特工耳机听到会场上主持人的介绍愤恨道。索尔也感到十分的气愤,别人家的宝贝们被弄到这种地方,还被当做货物似的拍卖。如果买主是个没有特殊爱好的人也许还会被好好对待,不幸的遇到那种性虐待狂恐怕连死了都会无声无息的。

情绪被挑动起来的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举牌开始出价,而经验老道的人则清楚今晚拍卖品将会一个比一个动人——热场的货物就如此的动人那就更别提要压轴的了。

这个会所真的深谙惑人之道,索尔在心里如此评价。因为在开场后接下来上场的人或惊恐的被绑在板凳上清澈的双眼带着对成人世界的恐惧,或被锁链缠绕在铁质的架子上纤细白嫩的足踝被被藤蔓缠绕出点点血珠,总之绝对不会让见多识广的客人审美疲劳。总有一款能打动你,让你疯狂的竞价,心甘情愿的掏出金钱甚至在还会因为没拍到而心生怨恨。

终于今晚的高潮到了——工作人员穿着黑色西装带着白手套缓缓地从后台推出一个黑色的笼子。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精灵吧,当看到灯光直射下折射出翠绿光芒的双眼时索尔在心中赞叹道。随后爆发出的愤怒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以及浓浓的怜惜——精灵一般的黑发绿眼少年在笼子里蜷缩着,像是防止他逃跑似的,他只有一块和眸色相似的绿色布块遮挡着少年充满诱惑的青涩肉体。他紧紧地攥住那块薄薄的布料好像这样就能筑起一道坚固的堡垒保护自己,他用自己带着水汽的双眼环视了一圈,清澈又不谙世事无措眼神配上那张娇俏的脸蛋还有抿住的红唇成功的撩拨了在场的所有人。

“该死的人渣。”索尔在心中咒骂了一声,“放心小精灵我会救你出来的。”索尔在心中坚定地对自己说。

主持人看到台下人的各种表情满意地宣布拍卖开始,比之前所有拍卖都要激烈的竞价开始了——“100万——”“300万——”“500万——”“800万!”“我出1000万!”“这个美人我绝对要弄到手!3000万我要买断他!”

“6000万我要他了!”索尔沉稳?又坚定地举起牌子,自以为目光温和并且带着安抚性质的望向笼子里的小精灵,此时心里只有他的小精灵的索尔完全忘记了由于长时间的面部表情练习他现在别人的眼中就是那种会对美少年这样那样的大变态诶!

“6000万一次,还有更高的吗,连我都不能保证以后还会出现小精灵。6000万第二次!真的没有了吗?那么——6000万第三次——”主持人手起锤落,“恭喜这位先生!小精灵的第一次就归你了——”

“索尔你哪来的6000万!预算更本没有这么多!”索尔无视范达尔在耳机里的嘶吼,他满心雀跃的刷了任务前托尼给的黑卡。【托尼:嘿兄弟要是看中什么人别犹豫,费用斯塔克全包了】

另一边刚才出价500万西装革履的精英男已经开始慌起来了……

原来今晚的压轴拍卖品——“小精灵”也是一名警察,不过他才刚从警校毕业就被安排了卧底的任务。

在洛基也就是“小精灵”之前约顿警局也安排过卧底,不过由于种种原因【颜值太低???】都没有成功深入过这个会所。而洛基在接到警局给他安排的卧底身份后就迅速的进入状态——与父母关系淡薄的16岁孩子,在别人还在父母的庇护下撒娇耍赖的年纪就需要为自己的学费还有生活费寻找工作,但却因为还是未成年的关系他找不到什么高报酬的工作。

洛基揉了揉笑僵的脸颊,这个工作活少报酬也不错就是要不停的保持微笑,这次的工资明天就会打到卡里至少半个月的生活费有了,他长舒了一口气。不过接下来还要去餐馆洗盘子……

“嘿——小伙子你要找工作吗?我这里有份和你今天工作差不多的活,轻松而且工资也很高。”一个穿着和洛基同样工作服的中年男人拍了拍洛基的肩膀。

“是的,先生。虽然这样问有点失礼,不过有这种工作您为什么不去——”洛基回头疑惑地挑了挑一边的眉毛,这个动作使他更加的清纯诱人了。

“哦——这是个好问题,事实上他们只收英俊的年轻人,而我一个大肚腩的中年男人还是算了吧。我可是看在你今晚这么负责干活儿的份上才告诉你的,如果是你的话我想你一定能获得客人的好评的。”中年男人一脸真诚的回答,他在心里赞叹洛基的好相貌以及被制服勾勒出的好身材,要是成功把洛基领到那里去,这种好货色,这次的介绍费肯定高的吓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是说能麻烦你把负责招聘的人联系方式给我吗?我想了解一下这个工作——”洛基完美的诠释了一个迫于生计而不得不到处寻找工作的纯真又不失警惕少年。

接下来洛基在中年人“热情”的介绍下成功的打入会所内部以失足少年的身份,然后他就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新人人设是个什么鬼,居然还有专门针对人设的培训班???这个是成人会所不是演技培训班吧!!!还有这是什么见鬼的工作合约,不过提成还真是高……呃——假装享受性爱也需要专门开设一个科目吗?

2个月简单?的新人培训【洗脑】后,洛基和同期的新人被告知下星期就要拍卖他们的初夜了,他们有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竞争成为压轴的拍卖品,通知的人让他们最好使出吃奶的劲儿来展示自己,毕竟初夜拍卖的钱有50%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运气好的话没准一个晚上就有支付违约【赎身】的钱了。

会所的洗脑很成功,在蜜枣和大棒的双重作用下那些真的失足少年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们一个比一个拼命的展示自己。

至于洛基,他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成为压轴品的。他只是看到之前的少年们一个个都似乎把诱惑两个字用各种姿势或者借助道具展示到极致了,于是他很敷衍的就背对负责人们慢慢解开黑衬衫上面的几个扣子,然后拨了一下脖颈后的黑色卷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表示自己展示完了。

当然这只是洛基自己的感觉,他并没有很强烈的想成为压轴品的欲望,就连展示都那么随便。不过这一切在负责人们的眼中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浸淫欢场多年什么放荡骚货、极致诱惑没见过,在他们眼里这种类型的都不是极品。真正的极品是那种懵懂无知的诱惑,不经意的一眼都能勾走你的魂。

这也是极品珍贵之处,在这种大环境下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也会被慢慢的同化,如果本身不是这种类型的但却能演出这种感觉的那就很完美了,就像一次性的用品变成可持续利用资源一样!

而洛基的随意散漫就给了负责人们这种感觉——在黑色衬衫的包裹下显得越发禁欲,修长的手指拂过卷曲的发丝,露出一段纤细白皙的脖颈像是邀请什么人咬上去那样,回过头不带任何感情的一瞥让人忍不住想把他压在身下,让他红着眼眶,让他绿色的眼睛只能湿漉漉的看着你一个人,让他的世界就剩你一个人——

当洛基被告知成为压轴品的时候,他顶着周围人各种眼神略带惊喜的笑了一下,其实他的内心是崩溃的。计划里会有同事拍下他,但是计划里完全没有他会变成压轴品这一项!!!那么问题来了,预算够吗?初夜在把客人打晕之前约顿警局能来查封这个该死的会所吗?

抱着各种操蛋的情绪拍卖会如期举行,在后台一群破罐破摔?的少年为了能得到更多的钱努力地把自己往会所给的人设上靠齐。

比如有对金发碧眼的双胞胎的设定就是被人类抓住的小天使,小天使的湿身诱惑x2。哇哦——这个简直棒呆了,可是事实上这对兄弟在会所的培训【洗脑】下已经完全崩坏了,在培训课上他俩最感兴趣的可是各种SM道具的运用,哥哥和弟弟在用带倒刺的皮鞭抽假人的时候那笑容可鬼畜了。为拍下他们的人点蜡,鬼畜攻x2由于双胞胎的关系还是可以心意相通的那种。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成为开场的拍卖品,这个也算是一个小惊喜,有经验的熟客都知道的潜规则,关于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小区别XD。

等到洛基上场的时候气氛已经被炒到最高潮了,他赤裸着披着负责人精心挑选的布块——一块遮了这边露那边的布。据说最衬他今晚“小精灵”设定,墨绿的虹膜和墨绿的布料……      

“该死的这个灯光真刺眼。”洛基抿了抿嘴不高兴的想,他的泪腺在灯光的刺激下分泌出一点水分试图缓解眼球的不适。

洛基环视了一下台下的人群试图找今晚负责拍下他的同事,天呐又有一个金毛蓝眼睛,看他一脸变态的笑容,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难道这年头的金发碧眼都这么鬼畜变态吗???卧槽他这么盯着我干嘛,他该不会想拍下我吧!我的个天,这种体格能不能打得过他是个问题。

毕业于警察学校的洛基一眼就看出索尔掩盖在西装三件套下的蓬勃力量,硬碰硬可不是洛基的强项,洛基在警校都是以灵活的身体和格斗技巧取胜的。

“6000万我要他了!”洛基听到那个金发碧眼浑厚的声音,照道理说这种浑厚有力的声音会给人安全感,但是配上那个人的表情,那种嘴角微微上扬的皮笑肉不笑还有深不可测的眼神——卧槽,我到底戳中这个变态什么点了,我现在放弃任务赶紧跑路还来得及吗!

显然这些都是来不及的。

索尔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房间,侍者告诉索尔他的拍卖品马上就到了让索尔在这个房间稍事等待。索尔把小费递给侍者后示意他可以离开了,侍者离开后索尔想着刚才的“小精灵”脸上露出了怀春少女一般的迷之笑容。

另一边还在笼子里的洛基被负责人恭喜了一声,3000万的提成,只要过了今晚就是他的了,到时候是交1000万的违约金【赎身】还是继续为会所工作就随他愿意了。

洛基表面淡定的接下了负责人的恭喜,所以还是要和变态上床……不知道把变态上了还能不能拿到提成,等等我为什么在考虑提成——

索尔从“小精灵”的头发想到了他墨绿的眼睛还有红彤彤的嘴唇再到——忽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的索尔为自己到了一杯酒,他的嘴唇抵着酒杯,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就在他越想越深入扯着嘴角越笑越傻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索尔赶紧把嘴边的酒灌下去。由于动作太着急还呛了一下,他现在的形象就是遇到心上人的毛头小子,急切又毛糙,他把酒杯放到茶几上发出来砰地一声巨响。

“祝你好运。”门外的洛基和推笼子的人听到声响相视一看,推笼子的人用口型向洛基示意。在他们的认识里索尔就是个强壮的衣冠禽兽,现在这个衣冠禽兽又有一个暴力的标签了。洛基吞吞口水,这种有暴力倾向的人……

“请进——”怀着忐忑的心情洛基被推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出乎意料的正常,没有皮鞭,没有木马,没有……等等我在想什么。”洛基在笼子里不着痕迹的观察了一下环境,忽然被自己跑偏的关注点吓到了,这时候不是该思考如何干脆利落的撂倒这个金毛大变态吗!

“你——你好!我是索尔,我很喜欢你!不不不,我是说我很高兴见到你——”索尔把推笼子的人打发走后,看着笼子里的“小精灵”语无伦次地介绍自己。索尔露出一个大大地笑容完全没有估计到今晚的人设,他的心脏用一种24年来从未出现的频率跳动着,现在房间里就只有自己还有自己心心念念许久的人……

“这个人似乎不仅仅是个单纯的变态呀。比起变态鬼畜的样子,现在这种傻呵呵的大个子才更没有违和感嘛!”这洛基挑了挑眉毛,他飞快的思索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一个想法忽然在洛基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不过这个想法是否正确就需要洛基自己来考证了——“您能放我出来吗?这个笼子太挤了,我保证我不会逃跑的,求您了——”洛基特地找了一个显得他最无害的仰视角度来祈求索尔。

“我……我马上放你出来——”啊——我的心一定被丘比特击中了!索尔在心中这么呐喊道。从索尔的角度看过去,这个仰着头的小可怜的水润润的大眼睛比斑比还要无害,一动一动的红嘴唇颤巍巍的在尖细细的下巴上好像在勾引什么人上去把那饱满的两瓣儿吮得更红更肿。不行了!我现在的思想很危险,我要控制住我自己。索尔克制住自己不要把目光顺着“小精灵”的脸蛋儿一直到他的天鹅颈再往下看去,他偏开脑袋半蹲下来打开洛基所在的笼子,这一简单的动作却由于他的不敢“正视”而让锁链叮叮当当了好一会儿才顺利的被打开。

“咕咚——咕咚——”听到锁链滑落到地上的声音后索尔就像笼子里有个凶猛的黑豹会窜出来那样忙不迭的又坐回到沙发上迅速地给自己到了两杯酒压压惊。注意索尔是在一个会所,成人会所【划重点】,以及还是会为新人开设‘假装享受性爱’这种课程的会所【二级重点】,那么在这种会所里酒里面没有加料的可能性有多大,没错就是那种类似蓝色小药丸的料。索尔当然非(xi)常(wen)不(le)幸(jian)的中招了,他扯开了领带随意的放在沙发上,空调没开吗怎么这么热,我都花了那么多钱了居然连个空调都不给开。

带着这种朴实的想法索尔起身去找空调遥控器,就在索尔转身背对早就迫不及待的从笼子里出来的洛基时洛基已经计划好要怎么试探他了。

洛基的美和他的危险程度成正比,就像所有的大型猫科动物一样——不管在面对你时他是多少的优雅或惹人怜惜,一旦你背对他时那些不被在乎的人,那些并不值得他压抑野性收敛自己的爪牙从而甘愿变成一个无害的尤物的人就会被他毫不犹豫的攻击。

比如现在的索尔,“咳……”索尔猝不及防的被洛基从后面用东西勒住脖子了,准确的说他从来没有防备他的“小精灵”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一般的客人手上可没这么厚的茧子,还是在食指两侧这种位置。”洛基用索尔随手扔在沙发上的领带勒住它主人的脖子在索尔的耳边充满威胁的耳语道。

“操——”索尔脑子里那根弦被洛基的一连串的动作彻底搞断了。本来就被连续3杯的加料酒给弄得火气上涌的索尔本想调个空调降降温的,结果洛基又是锁喉,又是肉贴肉,又是在耳边暧昧的耳语的。总之不管洛基的目的是什么,干柴已经早就铺好了,烈火也已经准备就绪了,然后洛基再来了一个火上交油——很好今晚谁也别想好好的过了!:)





由于第一次用lof不知道怎么弄地下室 干柴烈火部分麻烦大家去sy看了  同标题  顺便问一句怎么弄地下室XD


评论(1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