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肆呦胖肆

甜品手推车车主,神展开爱好者
出售锤基 盾冬 拔杯 EC ET AL 等粗制滥造的小甜食

第二章 皇家Omega的恋爱日常



第二章

经过“失宠”的王夫大人和女王大人连续一个月的不懈努力,北幽暗密林国的下一任女王大人——艾玛,在某个和煦的午后终于被御医甘道夫发现,以及为了确保这位未来火爆的女王不会过早的承受来自残酷的成人世界的冲撞女王和王夫被禁止在前3个月同房。对此被闪瞎的金花领主、甘道夫以及众女仆淡定得表示喜闻乐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独自”游历的王子莱格拉斯在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完全在他择偶标准以外的Alpha。
      我叫莱格拉斯,是个王子,每天从4*4平方米的床上起来,面对4个没我漂亮的女仆。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我只希望能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就像Dad和Ada那样。走开,你萌这些该死的宝石,走开,不要再烦我了!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爱呢?唉……
      今天我独自出去游历,我Ada的国家里有无数个这样的林子,和数不清的不爱搞个人卫生的Alpha。嗯?什么玩意?
      “啊——” 在湖水中清洗和黑熊搏斗时沾到身上的污泥和枯枝败叶的莱格拉斯被忽然出现在湖边脏兮兮的陌生Alpha吓到停止动作,赶紧转身穿衣服。万万没想到这个脏兮兮的和黑熊一样毛绒绒的Alpha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正常情况不是应该赶紧离开,然后痴汉尾随最后表白的吗!这个直接冲过来扒衣服到底是几个意思!【那里正常了摔!你Dad和Ada到底给你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
     “美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脏兮兮的Alpha诚意满满的道歉,只要无视他刚才从百米外的对岸飞一般的冲过来扯衣服以及一直往莱格拉斯胸口的小红豆瞟大概是个人都会相信他不是故意的吧,大概。
     “这他喵的不算故意的算什么。”莱格拉斯死鱼眼看着胸前大黑手。
     “啊,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脏兮兮的Alpha说着像是想要用手把白色布料上醒目的污渍擦掉一样在莱格拉斯的胸口摸了摸,在小红豆的部位重点关照了几下。
     “我他喵的衣服都被你撕烂了,脏不脏有什么好关心的。我这是格洛芬德尔手工缝制的北幽暗密林限量版,很名贵的,把你卖了都赔不起!”莱格拉斯嫌弃的把某人脏兮兮手从胸口挪开。

“你——我是正经的马场场主,不是出来卖的,别以为我对你一见钟情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某个场主也就是阿拉贡说着就直接用他的脏手按住莱格拉斯的后脑勺给他来了一个火(chong)辣(man)滚(wei)烫(dao)的吻。

“唔——你居然——”竟然有人敢对我强吻,还是喝完劣质酒不漱口的情况下。从未有过的感觉,难道这就是爱的心跳,一定是的。像我这种王子,对这种身份卑微,不爱卫生却擅长强吻的平凡Alpha简直毫无抵抗力。他很不错,够资格做我的男朋友。 不知是被Alpha口腔中残余的酒精还是被他的信息素迷得晕晕乎乎的莱格拉斯这样想着。

“你很不错,做我的男朋友吧。”被亲得浑身无力的莱格拉斯躺在Alpha的怀里眯着眼睛笑道。

“好呀——”阿拉贡爽快的答应。

————————————分割————————————

“Mom为什么姥姥这么不喜欢Dad。”刚从王宫回来还未觉醒精神力的小查尔斯趴在莱格拉斯的膝盖上呆萌的问。很显然此时脑洞还没日后那么大破天【并不是】的查尔斯对于高贵美丽的姥姥那突破天际的变脸技能感到十分的惊叹,任谁看到上一秒还是雍容华贵和蔼可亲的美人下一秒就浑身散发出肉眼可见的黑暗气场都要震惊吧。

“额……大概是对于你Dad那糟糕的个人卫生习惯感到不满吧。”莱格拉斯温柔地抚摸着查尔斯那完美继承了来自母系基因的小脸蛋,望着头生子那丝毫不比最美的蓝宝石逊色的眼睛解释道。看着9岁就有着美人雏形的孩子,莱格拉斯深深地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弥补为自己操心了半辈子的Ada。毕竟查尔斯还有一年就要分化了,要是分化成Beta那还好。如果是个Omega,那么自己就能想象到未来有多少Alpha会为了查尔斯干出多少疯狂的事情了。万一小查也很不幸地遗传了自己的眼光,天呐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Mom我觉得Dad不注意个人卫生完全是因为工作需要——把马儿养的健康强壮需要每天都精心的照顾啊。Dad每天比马场的公鸡先生起得都要早,和工人叔叔添加完草料后还要一起清理粪便,还要把粪便运输到化粪池,然后还要去照顾怀孕的母马和充满活力的小马驹。在结束忙碌的一天后还要和Mom锻炼到大半夜,有时候天空中只剩下一颗启明星Dad才刚刚睡下。”查尔斯抱着疑似石化的莱格拉斯的大腿蹭了蹭,他用自己的小奶音为喜欢的Dad辩解。虽然有时候被胡子扎真的很不舒服,但是查尔斯还是很喜欢自己威武雄壮的爸爸。

“查尔斯是谁和你说的,我和你Dad会锻炼到半夜。”

“是Dad,他让我以后要找一个会白天赚钱养家,晚上陪我下棋或者锻炼的男朋友。”

“哦——原来是他和你说的。”Ada对不起,我之前不应该这么气你的。

————————————分割————————————

“查尔斯——查尔斯——我想吃焦糖布丁还有巴基想吃李子。查尔斯,你在看什么?小巷子里有人在打架吗?”繁华的大街上一个大男孩一左一右的牵着两个小男孩,最大的那个男孩或者说是青年有着可以让人醉死在那里的深蓝瞳孔,再小一点的男孩有着幽深神秘的墨绿色瞳孔,最小的大概只有三四岁左右的男孩子有着一双忧郁的灰蓝色大眼睛。

他们都拥有一抹颜色最艳丽的嘴唇,即使说话的男孩直接叫了青年的名字,然而外人还是很容易就知晓他们有着血缘关系——因为从发色到眉眼和脸部轮廓无一不昭显着这三个或俊美或萌萌哒的男孩子绝对有着血缘上的关系。而最小的那个孩子似乎是因为吃不到想吃的水果而委屈得瘪着小嘴,这委屈的小表情加上水水的小眼神简直让路过的萌物控还有母性大发的女士们忍不住大喊买买买。

洛基顺着查尔斯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不远处的小巷子似乎发生了一些不和谐的事。就像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那样,繁华的背后总会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存在。洛基闪着幽绿色光芒的眼睛狡黠地转了一下有点跃跃欲试,每个男孩子都有一个当英雄的梦想,而年仅七岁的洛基坚信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个出色的英雄。毕竟他可是在六岁就觉醒能力的小天才,虽然能力没有查尔斯那么厉害但好歹比他早了三年。

“不不不,洛基你不能这么做,你还是个孩子甚至连NC-13的电影都看不了。”不用能力

都能察觉到二弟弟的蠢蠢欲动查尔斯简直想捂脸。自从洛基觉醒了在蓝皮肤的状态下随意改变他人性别的能力后,他觉得自己可爱的小鹿基弟弟已经消失不见了,这个老是用锻炼能力为借口来恶作剧的熊孩子到底哪来的摔!(ノಠ益ಠ)ノ彡┻━┻

“我们不去买李子吗?”自觉被忽视的巴基瘪了瘪嘴唇一脸的委屈。

“天呐——果然带着两个闹心的小天使逛街是个错误的选择。”查尔斯内心无奈地感叹,并且完全忘记当初看到两只无聊到和马场里的小马驹比赛啃胡萝卜就提议出来玩的人是谁。

“现在,我们去旁边的蛋糕店给你们买焦糖布丁和黑布林小蛋糕怎么样——”查尔斯把两个弟弟带到一家装修很温馨的蛋糕店给他们买来想要的甜点,并且拜托胖乎乎的和善店主照看他们。最后用他特有的温柔语气对着还贼心不死的洛基和已经沉迷李子的巴基道:“你们乖乖得在这里等我回来,洛基如果你偷偷的跟上去的话小心我脑你吃Mom做的炭烤猪蹄。”【没错小叶子的设定是个黑暗料理界的杠把子】

“天呐——没想到查尔斯你的心比乌鸦的羽毛还要漆黑,我在你的心里就是这样不听话的要受到炭烤猪蹄这种惨绝人寰惩罚的坏孩子吗?能吃下这种东西的只有那个傻大个Dad!”

“嘿——洛基好孩子才不会这样说自己的Dad,听着乖乖在这里等等我,你要好好照顾巴基。”查尔斯揉了揉洛基的小脑袋,虽然对洛基吐槽Dad的行为表示不赞同,但对Mom的料理他还是十分畏惧的。

查尔斯发誓能把正常的食材做成光是气味就可以毒死巨龙的一盘不明物体的Mom绝对是个奇人,但能面不改色的吃完并且发出由衷赞美的Dad绝对就不是人类的范畴了,那是神!没看到一向对Dad没什么好脸色的姥姥在看到Dad吃完那盘东西后都不由自主的关心儿婿的身体健康了嘛!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小巷子里的那场斗争——一场为了可回收垃圾所属权的斗争。

从小就衣食无忧的查尔斯自然没有拾荒的生活经历,不过他的能力可以让他对别人的遭遇感同身受。由于刚觉醒时还不能很好地掌握自己的精神力,他的脑海里一天到晚都是别人的情绪、感受。他曾经上一秒开怀大笑,下一秒就嚎啕大哭。这把过来看望孩子和外孙的瑟兰迪尔吓坏了,最后还是早年有着某种不可言说背景的埃尔隆德猜测查尔斯觉醒了某种和小女儿艾玛相似的能力,稳住了着急上火的瑟女王。

然后查尔斯就和同龄的小姑姑开始一起学习,在经验丰富的老师的教导下查尔斯很快就学会了如何运用自己的能力。

早在察觉小巷子那边有异动时查尔斯就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个名叫艾瑞克和他同龄的男孩为了给住院的母亲赚治疗的钱,运用自己的能力把整个城市的金属垃圾都分离成价格不同的金属,他甚至还成功的聚集出一块纯度很高的金砖。但是年轻的艾瑞克还不是日后那个叱咤全球真.金融市场的万磁王,他被银行经理骗了。

那个长年累月和政客、商人打交道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富有同情心的善人呢,他把艾瑞克辛苦提纯的金砖用最低的价格买了下来,并且体内贪婪的雷达告诉他这个年轻人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利益。他找来合作多年的高级打手,让他们偷偷地监视艾瑞克。当得知艾瑞克是个能提纯金属的变种人后,那个贪婪的老男人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一个有着重病在床的母亲的有能力Alpha,这简直是上帝派给他敛财天使。

就在银行经理实施自己残忍的计划时,他没想到艾瑞克可不是什么真的小天使,而且他的能力并不是提纯金属。

在艾瑞克和几个经验丰富的打手打得难舍难分时,他们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我的朋友,暴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放过他们吧,他们只是奉命行事。”一道温柔像是带着水汽的声音出现在艾瑞克脑海里阻止了他要把这几个打手弄死的动作,也安抚了他焦躁不安的内心,就像月光下静谧的湖水有着让人宁静的能力。

“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脑子里。”艾瑞克在脑海里小心翼翼地问,他像一个独自走夜路的孩子,手掌中的萤火虫是他唯一的光。他想要伴着光回家,却又害怕一松手连唯一的光源都会离他而去。

“艾瑞克,我的朋友。我叫查尔斯,我想我能帮助你解决眼下的问题。”查尔斯感受到了艾瑞克忐忑的情绪,“我的能力可以帮助你——”

顺着艾瑞克的目光看过去在巷口出现的是一个纤细的年轻男人或者说是男孩,背光的环境下艾瑞克只能看到他身体的轮廓——纤肩,细腰,长腿,以及那双被地上散落的镜子反射的光照得瞳孔缩小,那如同蓝宝石般的双眼。艾瑞克发誓他从未见过如此蓝的眼睛,如此的迷人。

——————————————场景分割————————————

“成立收废品公司?查尔斯这就是你所说的解决办法吗?”艾瑞克思索着眼前这个看似不识人间疾苦贵族小公子的提议。虽然社会经验不够导致吃了个大亏,但是从小在底层社会长大的艾瑞克也不是个完全没有戒心的小甜心。他知道查尔斯是个优秀的贵族子弟,但身为一个Alpha,他清楚面前这个兵不血刃就帮他解决了大麻烦的人是个Omega,即使自己没有闻到信息素的气味。

贵族和Omega这两个关键字加起来原本是娇气和任性的代名词,但是查尔斯帮助了自己。一个贵族Omega帮助了一个平民Alpha,这不得不让他多想,也许……

“艾瑞克——”查尔斯十分重视他人的隐私,除非是像刚才那样紧急的情况,他是不会随意进入他人的大脑的,“艾瑞克,利益使人疯狂,你的能力已经引起了别人的觊觎。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挺而走险。我的朋友,你的能力简直就是一本万利了——”

“嘿——鲨鱼牙,你是不是一块人形磁铁,还是能分类的那种。”洛基欢快的打了个茬,“查尔斯,你说你的新朋友会不会被那些地中海抓起来绑到加勒比海吸金币,就像超级市场里的抓娃娃机那样。”

“不,洛基你不能这样说艾瑞克。你这个小坏蛋。”查尔斯带点警告的意味点了点洛基的小鼻子。

“娃娃我想要大角鹿的,就像姥姥的鹿先生那样。”正在慢吞吞地和第二份小蛋糕战斗的小巴基抬起他的小脑袋,湿漉漉的灰绿色大眼睛眨巴眨巴,完全没抓住重点。

“天呐——”查尔斯在心里呻吟了一声。

“你的提议我会好好考虑的,那么现在有谁想去超级市场抓娃娃吗?我保证想要的娃娃我都能抓到——”被查尔斯和他两个弟弟打断思考的艾瑞克笑着露出了洛基所说的一口鲨鱼牙。

“我要——”

“我要——”

两个小家伙兴奋地举手,在走之前赶紧把剩下的甜点解决掉。不得不说两个外貌出色的大男孩带着两个外貌同样出色小男孩是一道很养眼的风景线,要不是大的两个实在不像成年的样子,说不定还有人会误会这是一对年轻的夫夫带着孩子出来逛街。

“艾瑞克,凭借你抓娃娃的本事,我允许你追求我纯情的哥哥。”洛基抱着四个锤子形状的玩偶,开心得灵动的绿眼睛都眯起来了。“并且如果你在办收废品公司遇到什么讨厌的人我会帮你收拾他们的,保证他们永生难忘。”

“艾瑞克,我也很喜欢你。”巴基抱着由他半个人那么大的大角鹿娃娃,用他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艾瑞克。

“洛基——”

“查尔斯你真讨厌,像个老母鸡。”洛基调皮地朝着查尔斯吐舌头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查尔斯,你的弟弟很可爱。”艾瑞克伸出双手揉了揉两个弟弟的小脑袋,“还有我会把我们的收废品公司经营成世界第一大,还有我觉得公司需要一个好听的名字。你觉得兄弟会怎么样——”艾瑞克笑出了一口雪白的鲨鱼牙,在他生命中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的三兄弟。特别是哥哥给他照亮了一条充满希望的道路——查尔斯给了他一张银行卡,那是从小到大存下来的钱,他让艾瑞克去给妈妈治病,算是公司的前期投资。他希望在路的终点会有一座小房子,有着温暖的灯光还有等待他的人——

十七岁的艾瑞克遇到了十七岁的查尔斯,一切来的刚刚好。

“是的,我有信心你可以办到的,如果你在经营我们的兄弟会的时候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写信给我。当然没问题的时候也可以写给我,我的朋友。”查尔斯盈盈水润的眼睛被夕阳镀上一层暧昧的光晕,似乎有什么在他的眼神里,欲语还羞。

“会的,我会的查尔斯。我会好好经营它,就像我们的——”第一个孩子那样,以后还会有更多,艾瑞克没说完。不过在两人对视中,心照不宣。【还有大群、旺达和皮特罗】

“噢——恋爱的酸臭味——”

“洛基——”

“什么是酸臭的,难道是李子——我会拉肚子吗?”

艾瑞克:“……”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