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肆呦胖肆

甜品手推车车主,神展开爱好者
出售锤基 盾冬 拔杯 EC ET AL 等粗制滥造的小甜食

【主锤基】霸道总裁的绝色小神偷

第一盆狗血

 

安保员露出标准的微笑提示面前的一对年轻的男女出示通行证,今夜的通行证是朵浪漫的白玫瑰——纯纯的爱,多么美好的又纯洁的含义。

安保员被宴会的气氛和眼前的玫瑰调动了内心不多的浪漫情怀:啊——仁慈又慈爱的芙莉嘉夫人筹办了此次慈善宴会,明着是让城中的富商家眷们提供珠宝首饰用来拍卖从而筹款用于公益或者资助贫困学子,但实际的目的只要不是太蠢都能知道。

没办法为了自家26岁连个情人影子都没有的儿子芙莉嘉夫人也是操碎了心,什么慈善拍卖会明明就是一场大型的相亲大会!不过要是不打着慈善的名义索尔也就是奥丁森企业的大公子未来的继承人大概又会推脱着不过来了,一边做慈善一边还能没准让儿子顺利脱单芙莉嘉夫人的小算盘打的哗哗响。

安保员接过男人递来的玫瑰用手中的仪器扫描了一下,仪器蓝光一闪随后就发出一阵刺耳的提醒声还有刺目的红光。

“对不起,这位先生你们的通行证是假的。”安保员面带微笑波澜不惊的提示年轻男女。

“不可能!这可是我花了50万买的,怎么可能有假!快放我进去,我告诉你我可是XX家族的XXX,你得罪我没什么好处——放开我!你们这些看门狗——”叫嚣的男人被保安“礼貌”的请了出去,而他的女伴则是羞红了一张俏脸跟在后面一同离去。

这种不知名小家族为了抱上奥丁森家族的金大腿也是很拼的,短短的半小时就他这一个入场口就有好多拿了假通行证的人想鱼目混珠的混进去。安保员暗暗的羡慕今晚的主角索尔,投胎也是个技术活啊!

抱着这种艳羡的想法安保员面带微笑的接待了一对又一对的来宾,忽然他呼吸一滞,原因无他实在是来人太过精致可爱,就像高档店铺里最昂贵的精致玩偶但这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可比毫无生气的玩偶要充满灵气。

多么有活力的女孩子呀,就算她乌黑柔亮的卷发被挽成乖巧的公主头也没办法让它驯服的绻在女孩白洁的背部,瞧——脖子以下就乱翘的小波浪是这么的可爱,这让安保员想起了家里刚4岁的孩子,正是调皮活泼的年纪。

“咳——别这么盯着我女儿,她会害羞的。”女孩儿身边的中年大着啤酒肚男人无奈的打断了安保员的联想,他对自家闺女外貌的杀伤力十分的有把握,“这位先生这是我的通行证。”

回过神的安保员尴尬的笑了笑,绿光一闪验证通过:“先生请往这边走,里面会有人领你们到会场的,以及您的女儿真可爱,这让我想起了家里的小捣蛋鬼。”虽然和您这种粗犷的长相一点都不像,也许这位和棕熊一样高大健壮的先生有位纤细的爱人,安保员漫无边际的想着。

“哦——谢谢,我敢保证我的小天使会成为今晚的焦点,哈哈哈。”啤酒肚挽着自家的孩子爽朗的笑着,一张大脸上乱翘的胡子道和女儿乱翘的发尾还真有点父女的意味。被父亲逗的脸红的女孩子微微低着小脑袋,她挽着父亲粗大的臂弯娇俏的在上面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

安保员目送这对父女,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女孩子就会像他爸爸说的那样了,长成这样成为焦点什么的并不是难事。娇羞的女孩两条弯弯的黛眉轻轻地拧着,水润润的绿宝石般的眼睛委屈的盯着调笑自己的爸爸,皱着秀气笔挺的小鼻子,红红的嘴唇嘟着对着正在赔笑的大人说着什么。也许是在撒娇吧,看着男人的笑容更大了安保员想这次工作结束可以申请休一个长假在家里好好的陪儿子玩,有一个会撒娇的孩子真好。

收回目光安保员带着更大的热情检查通行证,希望这次宴会结束后的奖金能多拿点,然后给家里的小捣蛋再添点玩具什么的,想想小捣蛋会软乎乎的叫爸爸简直不能再开心!只可惜今晚注定要一波三折了~

而勾起安保员浓浓父爱的女孩子其实是个假象,没有可爱又会撒娇的女孩子只有一个长着大鸡鸡的双性人神偷洛基,而那个和头棕熊一样的中年男人则是他的好兄弟巴基。为了今晚能偷到的奥丁森家族的宝物喵喵锤洛基已经准备好久了,这次好不容易能进入奥丁森家族的祖宅,这么好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浪费了。

原因无他喵喵锤的确价值连城,这些年发展速度可谓是突飞猛进的奥丁森企业可谓是树敌无数,相信那些对奥丁恨的牙痒的竞争对手并不会介意花个大价钱买下失窃的喵喵锤然后假模假样的完璧归赵,接下来的明争暗斗就不是洛基关心的了。

洛基的计划一向是天衣无缝的,从他12岁开始决定劫富济贫开始他的计划就没出现过什么偏差虽然偶尔会出现小意外不过总归有惊无险。他俩是个完美的组合——洛基从小头脑灵活,他负责物色肥羊以及制定计划、善后工作还有变卖赃物;巴基身手矫健一个能打一堆,他负责随机应变以及出手快准狠。就这样两个人从默默无名的小贼一步步成为百战百胜的神偷。

今年洛基和巴基都18岁了,倒不是说什么干完今晚这一票就收手不干这种马上会被抓的丧气话,只是想在成年的时候搞个大事情出来。而偷取这个和他们有旧怨的奥丁家族的喵喵锤完全满足了洛基搞一个大事情的要求,既能出气又能赚钱岂不美哉XD

不过长大也是有点不好的,小时候雌雄莫辨的两人现在越发的男性化了尤其是巴基,一起两人都是乔装成一对姐妹花,现在往往是巴基伪装成孔武有力的男人而洛基则假装成他的情妇、妻子、女儿什么的。至于为什么这么伪装,两个可爱的女孩子或者拖家带口的人的危险绝对要比两个年轻俊美的双性人要小,谁能保证那些一脸正义的警官会对两个诱人的双性人做出什么事,万一有人以权谋私呢:)

要知道这年头稀少又性感的双性人走在路上都有可能被变态拐到家里去,甚至还有人会拐卖双性人进行人口交易,还有那些愈演愈烈的歧视双性恋(双性人之间的爱恋)的言论,什么双性人就该给男人生孩子什么的,你怎么不提双性人也能让女人怀孕呢?总之不论是假扮成男人还是女人都比他们用原本的性别出来办事要方便又安全多了。这该死的性别歧视,不过也就是因为这种歧视洛基和巴基从12岁开始到现在就算被通缉也从来没被人知晓他们的长相,毕竟他们的伪装得很好还化了那么厚的妆。

今晚当然也不例外,洛基和巴基从一早上就开始化妆了——今晚他们的身份是一对父女,一对从外地来参加慈善(相亲)晚会的父女。

父亲是个商人他雄心勃勃,他想用自家精灵可爱的女儿来打开当地的市场,就算对方不是索尔奥丁森也可以是其他青年才俊。然后巴基就往自己圆润白嫩的包子脸上糊化妆品和黏大胡子,最后钻进大外套里还附加一个假的啤酒肚!就这样化妆这个邪术硬生生的把一个包子脸小可爱变成中年的熊男XD

扮演女儿的洛基化妆步骤就比巴基麻烦很多了,不过当他化好妆后他的脸比素颜的时候要小上一圈,五官比素颜要精致小巧许多,是个标准的还没长成的美人模样。随后洛基穿上自制的一字肩鱼尾裙,墨绿色的裙子衬得“她”越发的娇小白皙,“她”摇曳着纤细的腰肢将如玉般剔透的足踝套上高跟鞋阻挡他人的窥伺,最后“她”挽起自己的两缕发丝给自己完成了一个柔顺的公主头。

在全身镜前站定,真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呀!“她”俏皮的眨了眨眼。

“我的小公主你准备好了吗?”熊男按住女儿的肩膀问道。

“准备好了,爸爸。”镜子里的女儿这么回答熊男,的确是个女孩儿的声音。“不过我觉得你需要个鞋垫——这有点不符合我小鸟依人的设定,巴基你得承认我快比你高了!”女孩清脆婉转的嗓音一下变得玩味起来还加了几分的恶作剧成功的小得意。

“……你觉得我应该垫几厘米。”一下子被噎住的巴基。

洛基毫无愧疚的捏着不知道从那个倒霉蛋那里偷来的白玫瑰通行证,挽着巴基的粗了好几圈胳膊神色自然举止优雅地进入慈善晚会,即使刚才在入口被巴基小小的报复了一下。

奥丁森家族果然很有钱呀,瞧瞧这金碧辉煌的北欧风格的巨大古堡,该死的有钱人。洛基在心中感叹着,他还以为晚会就在入口不远处呢,结果还要坐车过去据说这条五颜六色的叫做彩虹桥的路,听说这还是当年奥丁迎娶芙莉嘉建造的……判断失误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巴基这次我判断失误,一切小心行事,一有风吹草动赶紧脱身!”洛基双手揽着巴基粗壮的胳膊在他的耳边低语,巴基则默默的点了点头。从后视镜上看去就像兴奋的女儿在向爸爸诉说着对今晚的宴会的期待,气氛十分的温馨。

————————————————分割———————————————————

珠宝首饰一向是贴身物品,虽是被拿出来当做拍卖物但也可以代表主人,比起中年妇女或者妇男的贴身之物他们孩子的珠宝首饰才是今晚的重点——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或者小双性在父母的陪伴下捐献出自己的首饰,从小被家里娇惯大的孩子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小东西,情窦初开的他们更在意的是谁拍下了自己曾经的贴身之物。

拍卖会结束后他们转移场地。

觥筹交错,耳鬓厮磨,舞池里年轻的男男女女在暧昧缠绵的音乐里尽情的散发自己旺盛的费洛蒙,这是一群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子弟和千金小姐,他们在长辈的辟护下无忧无虑肆意的挥霍自己的青春,就算今晚的主角索尔仅仅在拍卖会上露了一面就消失不见也没能打击这些精力旺盛的年轻人的热情。

忽然一阵喧闹打破了此刻的暧昧又和谐的气氛,上一刻还在撩来撩去的一对对们全都转头看了过去。在这奥丁森祖宅敢闹事的绝对是个人才,必须好好八卦八卦!

只见一群人扭打成一团,而造成他们如此失态的理由一目了然,旁边那个一脸无措想阻止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红着眼圈穿着一字肩鱼尾裙的美人。这种级别的美人在中世纪绝对是会让许多贵族为她决斗的存在,美丽又柔弱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好好的怜惜这朵娇花。

其实洛基的原计划也是造成个小骚动,方便巴基去盗取喵喵锤,这是万万没想到他的计划会进行的这么顺利,毕竟一句话就让4个人打起来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出现,然后加入战场的人员来越多场面成功的混乱了起来,美人计也没这么好用吧。

后来注意到这里乱象的保镖们先是把“柔弱美丽”的 “红颜祸水”请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一个个的拉开,然而打出血性的人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吗?在有心人的诱导下好不容易暂时分开的一群人在花园又打了起来。

这下洛基明白了有人想要浑水摸鱼,洛基结合之前搜集的情报和当前的情况迅速的分析了一下现在的处境。今晚的宴会一共来了三波人:单纯的来抱大腿的、搞事情的还有偷东西的。看来有人是想借着自己这个引子搞个大事情,虽然和当初搞事情的目标一致,不过被利用的滋味可真讨厌。洛基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饮料,巴基早就乘着混乱前往奥丁的藏宝阁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打发走了第几拨人的洛基百无聊赖的想着。

“洛基行动失败了。”巴基的声音在无线耳机里生无可恋的响起,从声音就能听出它的主人一定遭受了什么了不得的磨难,还没等洛基发问巴基继续生无可恋:“我居然拿不动一个锤子!一个锤子!我觉得我的三观受到了挑战。”

“拿不动就算了。”洛基小声的回答,然后在心里默默吐槽还以为之前的情报出错了呢,这么贵重的东西居然放在防盗系统几乎没有的地方,原来是吃准别人拿不动……连巴基这种能徒手刹车的存在都拿不动,这是有多重……

不过贼哪有走空的道理,巴基的熊男回来后洛基就去盗取其他值钱的珠宝了。

——————————————————分割———————————————————

被人反剪着双手压倒床上的洛基内心简直是日了200斤的狗子!特么的今晚那是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好好偷东西了!(喂喂)

本来今晚偷得高高兴兴的结果忽然冒出一个盗取商业机密的傻蛋,你说要你偷好好的偷不就行了,搞什么停电的戏码。玛蛋都是这个蠢货害得我这个神偷都被心系奖金的保安追到慌不择路钻进房间躲人。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雄浑有力的声音在洛基的耳边响起,只是那一声声的粗喘显示着主人不寻常的身体状况。

“你问话就问话,好端端的靠这么近做什么。”诸事不顺导致心烦气躁的洛基完全不怵此时满身危险男人丝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黑灯瞎火的啥都看不到,他就是个鬼我也不怕。【基妹记住你现在的想法!】

“你不怕我——”男人被身下人的理直气壮给噎了一下,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为什么要怕你!”MDZZ哪来的神经病。



今天被室友围观的写不下去了。。。开车下章了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