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肆呦胖肆

甜品手推车车主,神展开爱好者
出售锤基 盾冬 拔杯 EC ET AL 等粗制滥造的小甜食

霸道总裁的绝色小神偷

第三盆狗血

 

这大概是索尔一生之中最后悔的一件事,当他处理完那个盗窃商业机密的小偷后回到房间等待他的只剩下那条绿色的蕾丝内裤,上面还沾着他们爱的液体。而内裤的主人,那个原本该躺在床上等他的人却早已不见。

那时的索尔还捡起了那条内裤傻呵呵的以为他的小宝贝是害羞了,在第二天还很纯的办了一个类似灰姑娘里的王子找灰姑娘的舞会,把内裤当水晶鞋使也是没sei 了……结局嘛,之后索尔持续单身到了33。

对此芙莉嘉夫人从儿子单身太久怎么办的着急上火状态到管他是不是单身老娘要去遛狗跳广场舞了,这个熊孩子谁爱管谁管!

撇去这边索尔的各种小情绪。

我叫洛基,是一个机智且有职业操守的神偷,在十八岁的那一年我打算搞一个大事情来庆祝成年。虽然过程一波三折,但是我还是成功的搞出了一个大事情……

“巴基——”洛基从厕所出来手里捏着一根两条红杠的验孕棒,一脸残念,他的声音颤抖着:“我搞出人命了——”

“咚——”巴基听了都吓掉了李子。

七年后

这是一家甜点店,店名就叫甜点,店名起的相当好,开门见山点明主题简单粗暴直截了当。一开始人们路过这家店都会忍不住吐槽店主大概是个起名废,然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会忍不住进去一探究竟……

鸡腿味烤布丁、布丁味烤鸡腿还有那些奇形怪状的蛋糕……店主,烤鸡腿还有烤布丁以及无辜蛋糕究竟对你做了些什么!有这个做鸡腿味布丁功夫做点正常的样子的小甜点不行吗!

但是碍于教养而憋在内心咆哮的人们当看到收银台后的那双楚楚动人的绿眼睛后——好的你做什么我们买什么,买买买只要斑比你每天都笑的这么甜就行!!!

就这样洛基的甜品店就这么经营了下去在为了斑比的笑脸而买买买的顾客们尝试了那些奇形怪状或者口味听起来很奇怪的食物并且发现味道以外的好吃之后,洛基的“甜点”小店铺生意就更好了……对此洛基心情好的是好就偶尔做点口味和外形正常的食物,于是那些跟抖M一样的顾客就更激动了!啊啊啊今天斑比心情好,笑的可甜可甜了!嗷嗷嗷~~

在这些抖M顾客的宣传之下洛基的“甜点”居然成为了这个城市的必游景点,当然“甜点”的卖点是什么就见仁见智了XD

“妈咪——晚饭我要吃烤鸡腿!”小炮弹一样的金发小男孩推开玻璃门,迎客铃被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Jim你轻点,铃铛已经被你撞掉过好几次了。”洛基熟练的将烤盘放进烤箱里,定好时间,转身摘下围裙走到玻璃门口把小木牌转了一下,小木牌的“休息中”会让客人们知道这家温馨的小店已经打烊了。

洛基蹲下身子捏捏小双性脏兮兮的小脸蛋,虽然一脸嫌弃却还是把黏在自家孩子脸上的小土块用拇指抹去:“今天你的巴基叔叔好不容易回来一次,Jim你确定要他看到一个脏兮兮的泥孩子吗?巴基叔叔会憋着嘴嫌弃你的——”

“今天巴基叔叔要回来吗——嗷,妈咪我要先去洗个澡。”小双性炸着一头金灿灿的乱毛笑得一脸灿烂,整个人就像一个暖烘烘的小太阳。

“需要我给你放水还有准备小黄鸭吗?”洛基挑了挑眉,Jim可是九头蛇首席男模巴基的小迷弟,自从洛基带着小Jim看过巴基的走秀后小Jim就开始崇拜起了巴基,要知道小孩子总是会喜欢酷酷的存在。那晚的主题是“冬”,巴基的冬日战士一出场就秒杀了无数菲林,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下画着烟熏妆的巴基宛如秀场帝王。他修长的双腿就像迈在在场的所有人的心上,一步又一步;往上是他劲瘦有力的腰腹,腰腹在黑色皮革的包裹下显得更加的禁欲了;再往上就是巴基那宽阔迷人的胸肌……

总之那场秀之后九头蛇首席男模巴基的身价跟坐火箭似的蹭蹭的往上涨,于是成为九头蛇摇钱树的巴基越来越忙,距离上一次巴基回来吃晚饭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想念巴基叔叔的Jim也只能和巴基在打电话的时候聊聊天,天马行空的那种……这也导致了Jim十分珍惜和巴基叔叔相处的日子,每次在巴基回来的日子里Jim都会把自己保持的干干净净的要给巴基一个Jim是个干净乖巧的好孩子这个形象,即使Jim现在还是个经常把自己弄得脏兮兮还有点调皮的熊孩子,对此洛基表示有点吃醋。

“我要鸭子先生还有它的三个孩子。”Jim兴奋的笑了起来,他蹬着自己的小短腿DuangDuangDuang的就背着小书包上楼洗澡去了。

“走慢点儿Jim,这么多鸭子你玩得过来吗?”洛基温柔得笑了笑,他一点都不后悔生下Jim,毕竟Jim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和他血脉相连的亲人了,即使他有着和自己的黑发绿眼完全不同的金发碧眼。

——————————————————分割—————————————————

“你说什么,我的耳朵好像出了点问题?九头蛇拖欠你的工资?”刚吃完晚饭的洛基被面前一脸专心吃着李子塔的人轻飘飘的一句话里的信息量炸的大脑死机了一会儿。

巴基也就是那个低着头好像李子塔就是全世界的人,抬头舔了舔嘴唇:“你没听错,九头蛇拖欠我的工资,我告了九头蛇现在无处可去,在法院的判决下来之前我接不到任何工作。洛基我需要你养我一段时间。”

“养你不是问题,我只是想不通九头蛇这么大的公司怎么会拖欠他们顶梁柱的工资?”洛基扶了扶额,地下小作坊拖欠员工工资一点都不奇怪,但是这种事情放到在九头蛇这种跨国的大公司才让人费解好吗?

“好像是高层洗黑钱什么的吧,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神盾之前想挖我来着,既然都有退路了当然要把我血汗钱要回来了,这么多工资都不知道能买多少李子了。”巴基吃完最后一口李子塔意犹未尽的舔了舔银勺子。

“巴基叔叔那你是不是会有很长一段的时间留在这里!”小孩子的重点永远和大人不太一样。

“是呀我的宝贝小Jim,上次教你的擒拿术还记得几个动作啊。”巴基抱起旁边的Jim在他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Jim全部都记得而且每天都有在乖乖的练习,嘿嘿嘿。”小迷弟被男神亲了,Jim开心的笑了起来他在巴基结实的怀里扭来扭曲,活像只狡黠的小狐狸。

收拾餐桌的洛基则在那里含笑的看着他俩,橘色的灯光下小小的餐厅是那么的温馨。

啪的一声电灯全灭了,Jim被吓得叫了一声紧紧的包住巴基的脖子。随后一道闪电照亮了这个小小的空间,接着雷声轰隆隆的来了,这个小房子甚至都被这个炸雷给震的抖了两下。

下雨了,好大的雨。

Eduardo仰着脸仍由那些豆大雨打在自己的脸上,雨这么的急,打在脸上这么疼,可是这些都没有Mark在他心上捅的那下来的撕心裂肺。雨水混着泪水从脸上滑落,滚烫的眼泪就像火热的心,在冰冷的雨水同化下最终的下场也只能变得冰冷……

Eduardo在作为Eduardo的最后记忆是后脑勺的那一下剧痛,然后一切都只剩下黑暗了。

“哦——天哪,巴基我的招牌被雷劈下来了,而且它还砸到了个人!”洛基惊恐的看着那个五体投地趴在“甜点”店前的那个人,虽然它现在就剩一个“甜”了。

“赶紧打急救电话,还好你下来看看不然还得出一次人命。”巴基掏出手机镇定的向接线员说明了地点以及需要被急救的人的情况。

“妈咪,这个叔叔怎么趴在地上,地上全是水,他不怕冷吗?”Jim一脸的跃跃欲试,趴在地上玩水这个叔叔真会玩!

“……”

“……”

小孩子的重点。

清晨的一缕阳光悄悄地从窗外的树叶漏到病床上那个人的长长睫毛上,像是怕打扰他一样,阳光只是调皮地在他的下眼皮上投上两团小扇子一样的睫毛阴影并没有直接趴在他薄薄的眼皮上刺激他早点起来……

真是个和谐又美好的画面——个屁啊!洛基的内心无比的崩溃,卧槽这是什么鬼呀,这个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瞧瞧这个躺在床上的人,巴基说这个人肯定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因为他从头到脚统统都是名牌,够买好几车李子的了……先不提值几车李子的问题。摔!该死的他一定要向保险公司索赔,还好之前买了保险不然这下要赔的钱就更多了。

在洛基暴躁的想着后续的解决问题时,床上人的睫毛颤了颤,接着他睁开了一双迷茫又无辜的斑比眼:“你是谁?我们是朋友吗?”

洛基:“???”

“巴基,这下子我们的麻烦大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总之你来医院一趟吧。”看完“斑比”的检查报告的洛基纠结着一张成熟美丽的脸。

“我,是不是给你带来麻烦了。”就算失忆了也是心细如尘的Eduardo在察觉到自己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露出这种表情时他有点不知所措,也许这就是雏鸟情节吧。

“事实上我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在昨晚,昨晚下了很大的雨。而我的店铺的招牌被雷给劈掉了,刚好砸你头上。我和巴基赶紧把你送医院来了,现在你好像因为昨晚那一砸而失忆了,并且你甚至还是个怀了3个月孩子的孕夫。说真的情况太复杂了,我现在有点慌张。而且你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我们甚至不能知道你是不是个好人——对不起,我太慌了。”洛基无措的捏着手机,他磕磕绊绊的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有他们找不到能证明这个失忆的倒霉蛋的身份的东西以及他们对于Eduardo身份的猜测,不过当洛基看到Eduardo那个茫然无辜又带着失去记忆的惶恐的眼神时下面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我,怀孕了?”Eduardo喃喃道。“啪嗒”毫无预兆的泪珠就从他美丽的大眼睛里滑落滴到冷白的被子上。

“哦哦哦——赶紧擦擦,你是想起什么了吗?”洛基被Eduardo的眼泪下了一跳,他手忙脚乱的从柜子上抽出餐巾纸递给哭的让人心疼的Eduardo。

 

 

关于大锤为啥7年都没找到基妹——

大锤:警察我要找一个人

警察:性别姓名年龄 职业
大锤:是个可爱的小双性 叫什么不知道 几岁不知道 干啥的不知道
警察:你丫的是在找419的炮友吗
大锤:对呀!昨晚我们啪啪啪 完了他就不见了
警察:很好!你可以走了
大锤:不!我是霸道总裁 我能分分钟承包上百个你这样的警局
警察:......带他去做个拼图

警察:什么脸型
大锤:我一巴掌就能捏住的那种
警察:......
警察:眉毛 眼睛 鼻子 嘴巴
大锤:这些他都特别的好看!!!他还有可爱的猫儿发际线!!!
警察:!!!

大家来唠嗑呀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