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肆呦胖肆

甜品手推车车主,神展开爱好者
出售锤基 盾冬 拔杯 EC ET AL 等粗制滥造的小甜食

霸道总裁的绝色小神偷4

第四盆狗血

 

“哦哦哦——赶紧擦擦,你是想起什么了吗?”洛基被Eduardo的眼泪下了一跳,他手忙脚乱的从柜子上抽出餐巾纸递给哭的让人心疼的Eduardo。

Eduardo接过纸巾,他坐在床上安静的哭着,就像一株含苞欲放却被暴雨无情骤打的白玫瑰,他那么的美又那么的摇摇欲坠。也许一双温柔的大手就能为他遮住风雨,风雨过后他会绽放出最美的花朵……

“天呐,你哭得我心都快化了,小JIM哭起来都没有让我感到这么心疼。”洛基坐到床边将Eduardo揽到怀中,他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Eduardo瘦削的脊背安抚他的情绪。他可真瘦,洛基这么想着。那一根根分明的肋骨被一层薄薄的皮肉覆盖着,Eduardo在这种身体状态下怀了3个月的孩子。真让人心疼,当初洛基自己怀上Jim的时候早期孕期反应很厉害,孕吐吃又不下东西,经常是吃了进去又吐得连胃酸都涌上来。

不过那时候洛基还有巴基,巴基为了让他能好好的吃东西还向附近的华裔老太太讨教如何照顾孕夫。就这样在洛基越来越挑剔的孕夫口味的折腾下巴基做东西的手艺越来越好,洛基也在怀孕后期被巴基养的硬生生的又蹿高了10厘米!(巴基:卧槽怀孕还能长高,你说我把你的食谱卖给斯塔克能赚多少钱!)而在暴雨夜不幸被砸失忆的孕夫却在怀孕的早期就瘦成这个样子,不管他之前是什么身份,总之真的是太可怜了……

Eduardo没有拒绝洛基的安慰,他只是顺着洛基的姿势靠在他怀里,从心头上涌的委屈和酸楚似乎要在这个时候和着软弱的泪水排出体外。

门外传来敦敦敦的脚步声,充满活力的小Jim就推门进来了。

“妈咪——”

“嘘——安静点宝贝儿!”

“噢,对不起。妈咪,巴基叔叔给我讲了一个锤子成精的小故事。哇哦,你是昨晚那个趴在地上玩水的叔叔——”Jim扑倒洛基的腿上蹭着洛基的大腿撒娇,一个晚上没见到妈妈的Jim就算有最喜欢的巴基叔叔陪他也还是想趴在妈妈的怀里撒娇打滚。

“哇喔——Jim你也许就会有两个妈妈了。咳,开个玩笑。嗨,我叫巴基。”巴基试图活跃一下这个奇怪的气氛,洛基坐在床边揽着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美人,美人靠在他的怀里小鸟依人哭得楚楚可怜,现在他们中间又有一个小孩子,奇怪的一家三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洛基对病床上的美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不过说到一家三口还真的是满满的违和感,姐姐安慰不幸被男人渣了的妹妹还差不多……

“对不起,我的情绪失控了。”Eduardo从洛基的怀里起来,他就算失忆了但刻在骨子里的教养也不会让他在陌生人面前做出失礼的事。刚才的宣泄让Eduardo的内心舒畅许多,他迫使自己尽快冷静下来,这种脑子里一片空白的一团状态真是太糟了。

“哭出来能舒服点,你有想起什么吗?”洛基把趴在腿上的Jim抱在怀里单手托着他肉墩墩的后背,还是肉乎乎的手感比较好呀。

“我只记得下了好大的一场雨,我好冷,湿透了还有一幢别墅,我不记得我叫什么了……”Eduardo眨了眨那刚哭过红着眼眶水润润的斑比眼,BIU——萌之箭矢发射!

洛基:“!!!”洛基感觉有什么被击中了,他抱着Jim的手抖了一下。

巴基:“!!!”萌之射击!

Jim:“???”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微笑总是没错的,傻呵呵的小肉脸x1

“你的孩子真可爱,我能抱抱他吗?”Eduardo被Jim小太阳一般的笑容吸引住了,他可真可爱,我的孩子也会这么肉乎乎暖烘烘的吗?

洛基把怀中的Jim挪到床上:“当然可以,不过Jim有些沉,你注意点不要压到肚子。”

“谢谢,你叫Jim是吗,小甜心。”Eduardo温柔的环着Jim,他纤长的手指小心的捏了捏Jim软乎乎的小脸蛋。

“是的,叔叔你的肚子里有小宝宝了对嘛!他是弟弟还是妹妹,以后能陪我玩吗?”机灵的小Jim从洛基的话中知道了这个长得像动画片里斑比的叔叔肚子里有小宝宝了,他轻轻地用自己的小肉手摸着Eduardo还平坦的肚子。

 “洛基刚才所说的复杂的情况能给我详细的描述一遍吗?他失忆了?还怀着孕?”巴基把凳子搬到床边,他观察着Eduardo,他试图结合Eduardo的穿着、相貌、谈吐还有不经意的小动作来拼凑Eduardo的过去。

“是的,花朵失忆了,报告上显示他有轻微的脑震荡,他的脑子里有小的淤血块。天呐我的招牌可真结实,下次要换个轻一点的。Jim别压到花朵的肚子,还有医生说他严重的营养不良还有操劳过度。”

“花朵?”

“我给他起的名字,总不能一直叫他这位先生吧!我觉得还挺形象的,一朵娇花,嘿嘿。花朵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洛基得意的笑了起来,觉得自己起的名字简直不能再好。

“……”甜品店就叫甜点,长得像朵花就叫花朵,Jim长得像隔壁的金毛Jim就叫Jim,你还能更起名废一点吗?槽多无口的巴基选择沉默。

“我觉得还可以……”Eduardo是个甜心,他贴心的没有吐槽刚认识的洛基,大甜心抱着小甜心就这么坐在那里静静听着。

“好吧,花朵,我试着分析一下你的过去。我想洛基也就和你说过你进医院的原因了,昨晚那种天气你只身一人走在路上,随后被洛基的招牌砸晕了。而且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我昨晚看过监控了,从你倒下到我们把你送到医院的期间没有任何人靠近过你,排除你晕倒被顺走钱包手机的可能。”巴基放缓自己的语速,他温和的注视着认真听自己分析的花朵,“当时你身上的西装是Prada今年的最新款,昨晚给你换了病号服后我拿去洗衣店了,还有你手上戴的表也是挺名贵的。结合你所说的下雨天和一幢别墅还有你的巴西口音……”

巴基停顿了一下,似乎再斟酌要不要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他还是说了出来,反正是个猜测:“你们觉得一个富贵优雅的小公子被人利用完然后狠心抛弃的可能性有多大!”

似乎不用问可能性了,巴基和洛基都觉得这个猜测无比可能的接近事实了,因为花朵棕色的鹿眼又开始红了起来,莹莹的泪水已经开始要从眼眶里漫出来了!

“对不起,我只是忽然觉得心好痛。”那一瞬间花朵看见面前有张张嚣张刻薄的脸,脸的主人似乎因为另一个的人沉默更加得意了,他越发的从嘴里吐出尖酸刻薄的话。花朵只觉得很难过,但潜意识告诉他自己不是因为这个刻薄的人而难过的,那个沉默的人你为什么不站出来为我说句话,哪怕一句都好,我为了你每天坐十几个小时的地铁——为什么我会那么不甘?他是谁,那个沉默的人,好像看清楚他的样子,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难受!

事实上那个让Eduardo一想到就心痛的人是Mark,他肚子里的孩子的爸爸。当时自觉无地自容的Eduardo只想快点离开那幢yin乱不堪的别墅,离开那个一脸沉默的人。

他又回到了那个呆了好一段时间的机场,他随便买了一张机票,下来飞机后昏昏沉沉Eduardo什么时候被偷走行李都不知道,钱包和手机都落在随便拦的一辆出租车上。司机没注意,那些东西就被下一个乘客顺走了。下了车才发现钱包和行李不见又处处可去的Eduardo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接着下雨了……

“花朵,我想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去警局备个案吧,你的家人找不到你会很着急的,在你联系到你家人之前先在我家住下吧。”洛基抽了几张纸递给花朵。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意识到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Eduardo没有被砸那么一下他就不会成为花朵,那么等待他的就是一条注定让他流血又流泪的不归路……

———————————————分割——————————-——

“昨晚小Peter和Landy又闹你了?瞧瞧你的黑眼圈都快比你的斑比眼要大了。”早餐桌上洛基忍不住调侃花朵,洛基无比的庆幸Jim小时候就像一只除了吃就会睡的小猪,晚上睡得呼噜噜的一点都不闹人,虽然当时还担心Jim长大后会不会是个呆瓜。

“别提了,昨晚Landy半夜忽然哭了,接着Peter也闹了起来。Landy是尿床了,我给她洗干净小屁屁又换上干净的纸尿裤她才打着嗝睡过去的。至于Peter,我怀疑他就是凑热闹的,没尿床又不饿……”花朵说着打了个哈切,他的精神不太好,不过眉宇间却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初为人母的花朵满心全是自己的双生子,他还是没记起来自己是谁,也没人联系自己,似乎从前的自己孑然一身并什么没有关心自己的亲朋好友,这个认知在敏感的孕期折磨他许久,甚至有一次还动了胎气。

那次过后花朵又一次在病床上醒过来,看着守在床边的洛基和巴基两张关切的脸还有让他痛晕过的孩子,他告诉自己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又过了几个月他顺利的生下了一对龙凤胎,Peter是个男孩子长得很像自己他是哥哥,Landy是个妹妹,长得像那个人……

新手妈妈花朵为了养好自己的宝宝在孕期的时候就买了好多种关于如何养育婴儿和儿童心理学以及如何和青春期的少年相处的书,他坚持科学照顾宝宝。但是身为新手的他还是会有很多解决不了的事,比如:溢乳怎么办。

花朵咬了咬肉嘟嘟的嘴唇,这可能是他和巴基舔嘴唇学的:“Jim是母乳喂养的吗?”

“不然呢,哪来那么多钱给他买奶粉,Jim可能吃了,喝起奶来吨吨吨的别的小孩子能喝好久的奶粉放他身上几天就没了。”洛基用眼神向花朵示意Jim盘子里的食物,小山堆一样:鸡蛋、火腿、吐司、培根,还有一杯牛奶麦片以及给他带学校去吃的乳酪面包片。他才7岁,还是个孩子,然而早餐吃的比洛基和花朵的都要多。

“咳,小孩子肉乎乎的才可爱。”花朵忍不住笑了出声,Jim叼着培根一脸茫然的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笑起来的花朵叔叔。

“乖,吃完校车要来了。下午放学早点回来,晚上巴基叔叔要回来了。”洛基笑着摸了摸Jim的金脑袋。

“真的吗?太好了——”Jim闻言开心的笑了起来,上扬的嘴角,笑弯的蓝眼睛还有金灿灿的毛脑袋。哟——今天的小太阳也是活力十足!

“Jim把食物叼在嘴里的坏习惯要改了,培根都掉地上了——”洛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Jim这个喜欢把食物塞满嘴塞不下就叼在那里的习惯是怎么来的,改都改不掉。

“妈咪——我只是太开心了!”Jim又在把鸡蛋努力塞到嘴里……

宠爱起Jim毫不手软的花朵打了个茬,试图把话题叉开:“说起来巴基这次回来要待几天,他的工作似乎越来越忙了。”

“事实上巴基的工作比之前在九头蛇少多了,之前和你提起过的九头蛇克扣旗下首席男模的工资,九头蛇给巴基安排的工作又多又杂。当初遇到你的时候他告了九头蛇,后来他讨回薪水后就跳槽去神盾了,神盾给他安排的工作不多但是质量都很高,现在巴基的身价比之前在九头蛇更高了。”洛基顺着花朵给的台阶下了,大早上的他也不想教训Jim,这个小家伙总是那么讨人喜欢,不愧是我儿砸!

“差点忘了,我刚才想问你什么来着,今早起来的时候我胸前被乳汁弄湿了,你之前喂养Jim的时候会这样吗?”被胸前突如其来的肿胀感拉回主题的花朵一脸虚心的向洛基请教。

“你懂得Jim从小的饭量就大,我从来没有溢乳这种烦恼,巴基还帮我炖过催乳的鱼汤……”洛基说着停顿了一下,“或许你可以去药店买个吸乳器。”

千里之外的某个卷毛啪嗒啪嗒的编辑着代码,忽然他抬起头,那个会给他递红牛的人多久没出现了,Wardo……卷毛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

“嗨——我叫查尔斯,是Jim的班主任,很抱歉冒昧的过来家访。”查尔斯那个自称是Jim班主任的唇红齿白的美男子一手牵着浑身脏兮兮的Jim向花朵介绍自己。

“嗨,你好我是Jim的叔叔,洛基在后面做蛋糕。”花朵最先注意来人的是他那双像最美丽的蓝色鸢尾蝶一般的双眼,“哦——天呐,Jim发生了什么你被人打了吗?”接着他就往下看到了被查尔斯牵在手里站在收银台下的小泥人。

“花朵发了什么事,Jim你这是土堆里打了个滚吗?”被花朵忽然提高的声音吸引出来的洛基看到小泥人Jim已经什么话都不想说了,家里有个熊孩子……

“很抱歉没有提前打招呼就来家访,我叫查尔斯。”查尔斯坐在现在就剩一个“甜”的甜品店里,Jim被花朵带上去洗澡了,他现在正在和Jim的家长也就是洛基交流关于Jim的问题。

洛基知道面前还带着婴儿肥的青年是个很厉害人,23岁教授,泽维尔学院的校长,以及Jim的班主任。“泽维尔先生——”

“叫我查尔斯就好了。”

“好吧,查尔斯。我叫洛基是Jim的妈妈。Jim在学校是不是特别的厉害?”洛基单边的挑了挑眉,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Jim虽然是个双性人,但是那个饭量以及巴基尽心尽力的擒拿、格斗技巧的教导可不是白玩儿的。

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这个还年轻的教授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不得不说洛基,你很了解自己的孩子。Jim真的很厉害,不论是在学习方面还是人际相处方面。”

“Jim在数字上很有天赋。”洛基笑着夸了自己的孩子一句,神情里满满的全是自豪。

查尔斯握拳在唇上抵了一下,像是那样就能把嘴角压下去那样。“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好,不过你懂得,不管那个年龄段总有那么一些以欺负别人为乐的熊孩子,而我们教师虽然尽量减少校园暴力的发生,但是总归还是存在的。”他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Jim把一个喜欢揪女生辫子的小胖子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还让那个小胖子留长头发给他梳了两个大辫子让之前被揪过辫子的女孩子揪着玩。”

“哈哈哈,Jim的确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洛基被自家儿子的惩恶扬善的方式逗笑了。

笑够了的查尔斯收敛住表情:“虽然Jim让一个经常欺负别人的孩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他的方法还是有待改进的。今天我路过学校的小树林发现Jim在群殴小胖子的“兄弟会”,没错是群殴,单方面的那种Jim一个人打趴了对方五个人。”

后来查尔斯还和洛基讨论了许多Jim在学校发生的事,最终的结果就是查尔斯被洛基邀请留下吃晚餐,现在这个温馨的小餐厅已经有7个人了。

Jim:“妈咪,说真的我爸爸到底是谁呀。”

洛基:“Jim我老实告诉你我也不知道——”

巴基:“这点我可以作证,你妈是真的不知道你爸是谁。”

查尔斯:“……”

花朵:以后Peter和Landy问起来我也这么回答好了。

还在吐奶泡泡的Peter和Landy:……

 

 

大锤:我儿砸都问我是谁了,怎么还不让我出来!!!

马总:溢溢溢——溢乳!

大盾:我是谁,我在哪。

Erik:放开那个婴儿肥的查查让我来!



查基巴花都出现了~~~遥遥无期的攻君们



另外想看ME产乳的大宝贝们记得留言呀!

我一点都不想开灵车!!!!!


评论(12)

热度(59)